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在我離開鄉村進城的這幾年裡,腦海中鄉村的影像逐漸的由原來的單調、疲憊、沒有生機轉變成了溫和、真切、充實而豐富的一個大舞台。是否我的寫作靈感來源於它?我的焦慮、躁動也是因它而起?這我從來沒有仔細的考慮過。 去年的時候,我在本市的一個不起眼的村落裡居住了下來,每天看到的除了來來往往的陌生行人之外,就是數目繁多的各種店舖,商業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讓這個村落和城市達到了完美的結合。所以在這裡你根本看不到一點鄉村的氣息,但是住的久了,你會發現雖然是處在大城市中央的的村落,它到底還是個村落,因為這個村子的人潛意識中有著一種小農意識。但它又不同於真正的鄉村中的那種氣息,相比之下,這裡缺乏了一種安全感。 前幾日的一個早晨,我仍像往常一樣推開窗戶的時候,卻聽到了一種久違的嗩吶的聲音,第一反應便是這裡歿了人,於是伸出頭去向窗外張望,果然在那個狹窄的十字路口,一群人身穿孝服在迎著什麼東西。我這才意識到原來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這種情形了。下到樓下的時候,房東的兒子百無聊賴的癱坐在放在門口的凳子上,小伙子年紀輕輕,模樣也很俊朗,可就是殘了腿,自從我第一次看到他時,他的眼神裡沒有一點點活力,總是那麼哀怨和淒迷。門口則是聚著一大幫人在說閒話,顯然他們都是這個村子的主人,在議論著死了人的事,同是一個村子的,一切似乎都與他們無關,而在我的記憶中,我們的老家要是誰家老人去世了,幾乎家家戶戶都會去幫忙,而且十分的賣力。 哀怨的嗩吶聲讓人幾欲淚下,但我似乎卻並沒有聽到哀哭聲,僅僅是禮節上的迎來送往。折騰了一整天,到了傍晚便偃旗息鼓了,一切恢復如昨,好像什麼事請也沒有發生一樣,喧鬧聲逐漸的消退了,夜色沉沉的壓了下來,空氣中瀰漫著一種迷離的氣息。 我在田畔割著豬草。剛剛平整過的田地層層遞減而去,一直延伸到很深的溝裡去了,形成一整片一整片的梯田。對面山坡上一條白嘩嘩的陡峭的山道像一條蛇一樣裹著龐大而笨拙的山體。孫老漢肩上扛著鐵掀,掀頭上掛著個糞筐,褲管捲到了膝蓋處,晃晃悠悠的順著山道往上爬,累了就回過頭來坐在路邊吃著旱煙向山溝裡望。 “回……,天都快黑了,還割著呢?!”他看到了我,衝著我大聲的喊道,聲音拖得很長很長,他的聲音在山溝裡迴盪。 “噢,你先走,我一會就攆上你了。”我也拖著嗓子衝著他喊。 他便再沒有答應,緩了一陣就起身繼續往上爬,身子佝僂著就像一張弓,遠遠望去,頭和腳都挨著路面。對於這樣的情景,當時我是一點感覺也沒有,但是到了後來,它卻在我腦海中定格了,成了一副色彩黯淡的藝術照。 在面對著黃土地勞作的時候,這裡所有的人邊都成了孫老漢,而小孩子們則成了我,他們和我一樣,從小就在和土地打交道,在辛勤的耕耘中尋求生計,卻不知道累。先生曾經在黑板上寫下了一個“累”字問我們說:“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累?”我記得當時沒有人回答的上來,先生接著說:“很簡單,頭上有田方叫做累!因此普天之下最累的人就是和土地打交道的人,即就是和你們的爹媽一樣的農民!”先生的這句話讓我這一生都無法忘記,也不能忘記,就像我不能忘記自己是農民的兒子一樣。從小生在農村長在農村,根系早已深入那片神聖的黃土地。 雖說我們都是80後,但是能記事的時候已經到了90年代初期,那個時候,農村依然是很窮的,村裡大多數人都住在土窯洞裡,沒有電,更沒有現代化的電器,人們僅僅只是能填飽肚子。在課堂上,我們坐在破破爛爛的教室裡點著煤油燈搖頭晃腦的背著“我們要為實現四個現代化而努力奮鬥”。在課堂外,我們有幹不完的農活,那都是純粹的體力活,就在我們累死累活的幹著活的時候我沒有弄明白四個現代化與我們有何干,我們的快樂似乎與能否實現四個現代化沒有多大關係。我們除了割豬草、喂牲口之外,就是在驚蟄之後春回大地的時候,漫山遍野的去尋著剜苜蓿芽。那個時候,地面上開始有了星星點點的綠,扒開枯草找到這一點綠足以讓我們心花怒放,所以後來我時常說那時候煤油燈的光雖然昏暗,但是它卻照亮了我們的夢想;枯草之下的綠色雖然細微卻開啟了我們的情感之門。一切並不華麗,也不是特別的招人眼,但卻是那麼的耐人尋味。清明節前後,鄉村裡到處一片熱鬧,粉的桃花,白的杏花,門前的老柳樹悄悄的吐出了新枝,這個時候我們便都紛紛進山去剜苜蓿芽,那是一年苜蓿最嫩的時候,農家往往把它當做一種菜來吃,做出來的菜饃饃、菜湯、菜面無論是那一種,都可以稱得上是開春時的美味食物。上學校的時候,孩子們經常會在口袋裡裝個菜饃饃用手掐著吃,而且似乎總也吃不夠,但是這東西又不能吃的太多,據說吃多了就屙不下,得用柴棍掏呢。 平日裡對於我們些毛孩子來說,主要的陣地就是那連綿不斷的山溝,我們習慣性的從山上跑到溝底,又從溝底跑到另一座山上,一天能跑出幾十里地去,可是我們一點也不覺得累,似乎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整天的跑來跑去經常令我們的身體傷痕纍纍,但是卻很康健,幾乎從來不生什麼病,平時頭疼腦熱的也不放在眼裡,因為它根本不能影響到我們的日常生活。要說我們這一代普遍都有一種病,那就是營養不良。所以,年紀很小看上去皮膚卻又黑又糙,長大了以後都是滿臉的滄桑。 進入新世紀的這十年,是社會經濟乃至農村發展最快的十年,央視《新聞聯播》捷報頻傳,天天都有好消息,天天都有新勝利。可是我老家所在的鄉村還是那麼的蕭條、衰敗,每次回到那裡的時候,看到的幾乎沒有多大的變化,頹塌了的圍牆顯得更加的滄桑和傷痕纍纍,房屋變成了黃土色,笨拙、貧瘠的山樑上除了長蒿子和冰草之外似乎再也長不出別的東西。那條崎嶇陡峭的老山路已經被洪水沖的不成樣子了,再也沒有人去山裡拾糞、擔水了,溝底的養活了這裡的人祖祖輩輩幾十年的清水泉也終於乾涸了,人們也不再養牛羊了,但卻紛紛養起了貓狗,村裡的年輕人都外出務工了,老年人也都走了一層子,剩下的也只有老弱病殘、婦女和兒童了,村子裡很少有往日的歡聲笑語和逸人趣事了,顯得格外的死氣沉沉。歲月的更迭,新陳代謝之後留下的舊跡和殘痕使得這裡看上去滿目瘡痍。 如今,當年的我們就像剛剛長全羽毛的雛鳥一樣飛向了天空的各個角落,而我們卻只能活在城市的夾縫中,鋪天蓋地而來的人和物已將我們深深的埋葬。但在我看來,一切的陰霾都是暫時的,我們不會永遠的被埋下去,尤其是我們的思想和靈魂,這無論是誰他也傷不起。因為即使農村再窮,它也窮不過那些堆積在物質的大山下而沒有靈魂的怪物;城市再富有,它也富不過那一往情深的黃土地!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凌晨醒來時,我發現自己居然夢到了許。可見夢的確是不由自己主宰的。 已經許久不曾提起他,不曾想起他。 想起分開幾年後,重遇肖時,他的一句話:"許多事情永遠不會成為過去,它只是沉澱到了我們的內心深處。" 肖的話永遠都是經典。 一些以為遺忘的人,卻到夢中把你的記憶驚擾。 而那些身邊的人,卻並沒有夢到。 也許一些情感,遠遠比想像的,還要深沉長久。 我終究還是一個戀舊的人。 而時間尚淺的朋友,縱使做了一些讓我難忘的事,夜裡仍舊不會來入夢。 還沒有走到內心的深處。 夢中的許,看上去很好, 很健康。 這是一個好兆頭。我想他現在的生活應該是幸福的。 還夢到了他送的那串綠檀佛珠失而復得。 事實上,它永遠的丟失了。 雖然我曾希望一直戴著它。 中途線繩斷了一次,錫去托人將它串好。 他並不知道它有什麼意義。 也無需知道。 …… 而今,連錫都已是陳年往事。 即使是剛剛過去的一年裡遇到的人,也可以說,都是舊日了。 傳說,光的速度為3乘以10的8次方米每秒。我們看天上的恆星,都是過去的影像,就連太陽光也是幾分鐘之前的。 在電台的時候,發現廣播裡傳出的音頻,永遠比主持人在直播間發出的聲音遲到一會。我開始理解,為什麼他們在三點二十分零幾秒的時候,對聽眾說,現在是北京時間三點二十一分。 也許是我對"過去"這個概念太執著。 所以對世事甚少留戀。 如果還在留戀,那麼它們都沒有真正的成為過去。 比如從年少時就開始眷戀的那個人…… 他早已消失在我的生活之中。可是仍舊記得他的神情,他的聲音。 還有很多人,其實是我所記得的。儘管我常常在否認。 是啊,言語,和由文字變化而來的言語,永遠是最不踏實的東西。尤其對於擅長寫字的人來說。 很多人從文字裡探究和猜測我的一切。實際上,連我自己都不甚信任它們。 假做真時真亦假,無為有時有還無。 真實的情感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有時當事人自己也不甚清楚。也不願意向自己承認。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桑榆十樂謠 閆西群 人至桑榆易迷茫, 行為失當信由韁。 歡樂如同催化劑, 心和安泰系夕陽--- 春種秋收冬儲藏, 耕耘之樂助健康; 山水為懷雲設景, 怡情之樂意飛揚; 開闊視野閱滄桑, 讀書之樂沁墨香; 鄰里之間和為貴, 嘮嗑之樂情誼長; 鍋碗瓢盆奏交響, 持家之樂氣血暢; 清目醒神常洗頭, 沐發之樂精神爽; 常到戶外亮亮嗓, 休閒之樂求時尚; 吐故納新沐朝陽, 戲孫之樂牽柔腸; 殺菌活血舒筋骨, 曬陽之樂添安詳; 激活童心覓晚芳, 養花之樂寫蘭章。 晚景十樂心作炬, 餘年活出高質量。 社會和諧享安康, 知足常樂歌頌黨。 (原載河北《邯鄲晚報》) 作者簡介:閆西群,筆名群言,男,農民作家。曾任報刊編輯。

| 9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夏天的溫度在樹葉的縫隙間蕩漾著,秋,悄無聲息駐紮在林子。風,只微微的歎息了一聲。不經意間,梧桐樹葉,像一隻隻翩翩飛舞的蝶,搖曳在瀰漫秋的氣息裡。 喜歡秋的脈脈含情,無限風流盡在眼角。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池中的荷花早已殘敗,一汪碧水,盈盈相望。而在水雲間裡,秋的雲寰散亂,娉婷如風拂柳。於是你開始驚喜,繼而被那四季分明的風溫暖著。淺淺的涼意帶走了夏殘留的燥熱。 登高去吧。湛藍的天,高不可觸摸。山林中層林盡染,桂子飄香,滿山的板栗樹,果子滿枝椏。楓樹的葉子悄悄的有些許的紅色,像信箋,寫著小詩。梧桐樹寬大的樹葉落在地上,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吟唱。這時,林中吹拂一陣微風,風裡溢滿花香,果香。熏香了一季長長的眷戀。 愛秋吧。沏茶剪燭,夜風溫婉的敲打窗欞,如席慕容的詩,自然而然的走進心間。新裁的月色,淡淡的散著月華。不著修飾,純純的,像清泉。品著茶,無邊無際的思念。月,靜靜的,桂樹暗暗的香氣沁入心脾。靜默的心傾聽落葉的聲音,溫馨的禁不住想歡呼。 月,朦朧,樹,朦朧,鳥朦朧。秋蟲呢喃在細碎的·夜風裡。裊裊的晚來的夜香氤氳在風裡,浸濕了黑暗的夜。疏疏落落的籬笆裡,薔薇花沉睡了。 白樺樹安靜而莊重的佇立在黑夜裡。微風過處,林間響起窸窸窣窣的聲音。宛如母親睡夢中低低的囈語。月牙兒掛在樹梢,靜靜地的聆聽樺樹的密語。 最妙的是下一場小雨。像一簾幽夢,斜斜的,細細的飄飄灑灑在窗前。雨霧迷濛,空氣裡暈染清新的秋意,乾乾淨淨的如初生的嬰兒。雨水打在殘敗的芭蕉葉上,滴滴答答像小夜曲,輕輕的撫摸著我們進入秋的酣夢裡。 依戀秋,留戀在落花漫天飛舞時,像個精靈隨風起舞,任憑秋風吹亂我的長髮,裙裾飛揚。

| 5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聽張雨生的歌,如同靜靜地佇立在窗前,看外面朦朦朧朧的雨景,聽窗外滴滴答答的雨聲,享受這寂靜的天籟。 我們會很容易地把張雨生的歌同其他人的音樂區分開來,相比之下,那些粗俗的、滑稽的、濫情的音樂都顯得黯然失色,這不僅僅因為張雨生極強和極穩的高音,更因為他唱出的是從心底發出的聲音,真實,坦誠和明亮。 他在向我們訴說著什麼?是一串人生的詠歎調。初出茅廬的張雨生是一個唱著《我的未來不是夢》的追風少年,他充滿熱情,充滿愛,對親人,對朋友,對他所愛的人。可現實並不如他想像得那樣好,疾病、死亡、別離、冷漠,每一樣他都看在眼裡,並深深地思索,可他解決不了這理想和現實的矛盾,卻只好把它帶入了自己的歌聲當中。透過那些歌詞,我們體會到了一種滄桑的感覺,感覺希望中帶著一點迷茫,憧憬中帶著一點悲傷,而這並不像一個年輕人能夠唱出來的,但這更不像一個飽經滄桑的老人在寵辱不驚間洞悉一切的冷靜,我覺得他沒那麼成熟,或許是他年輕的心太過火熱,他對於理想的追求太過執著才迸發出那些最強有力的吶喊吧。而那些只迷戀他獨特聲帶的人也許並不真正瞭解他,也不一定能聽懂他內心的訴說吧。 其實他可以同別人交流的,可能是性格沉鬱內向的他鮮有知己吧。於是,他就和大自然進行神交了,所以才有了那首膾炙人口的《大海》吧。這樣的人往往內心很脆弱,生活中也不會有太多的快樂,可現實絕不會模糊他前進的道路,他依然是那個充滿熱情、心懷理想的張雨生,只不過經常長吁短歎罷了。從他身上我放佛找到了一點自己的影子,所以每當我聽到他的歌聲時,總能有更多的共鳴,每當我徘徊在十字路口茫然無助時,是他的歌聲堅定了我前進的決心。我本該感謝他並一直支持他的,可當我得知他早就去世了十幾年以後,卻為他感到遺憾和痛心。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平時的憂鬱和沉默預示了他日後人生的悲劇,卻敢肯定他的歌聲至今仍再廣為傳唱,有《大海》、《我的未來不是夢》、《我期待》、《天天想你》…… 只活了三十年就匆匆離開人間確實妨礙了張雨生成為一位藝術間或是一代歌神,可我們又何必在乎這個虛名,平心而論,他音樂的震撼力和感染力早已超越了時間的藩籬而長存,成為了時代的印記,這豈不是比一個響亮的藝術家的稱號更重要?這在音樂藝術已成為快餐的時代是多麼難得!我們聽他的歌,字裡行間哪有一點浮躁和虛偽,完全是一顆坦蕩的心,一顆充滿愛的心,就像雨中萬籟俱靜的大自然般純潔。正如他所唱的那樣:“天天想你,天天守住一顆心,把我最好的愛留給你。”事實上,他做到了,他把無盡的思念留給了我們,而我們把最美好的祝福送給了他,隨他一直到達遙遠的天國。

| 1st May 2012 | 一般 | (1 Reads)
說久不久,說短也不短!那段日子早就只把它當回憶了。我承認確實很美,可是我也只是一個人在屬於自己的角落,安靜的回味!從初中到高中到大學,看著自己一路的腳印,由小到大,雖然也曾不堅定,畢竟我都走過了。 快二十歲的人了,我能感覺到我長大了。越是長大身邊的朋友就越來越少了。身邊的位置就那麼多,有人來就有人走,也許這就是人生!離別的次數多了,我也開始習慣,由從前的狠狠哭一場到現在的默默祝福。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要走,每個人都沒理由為每個人停留。 有朋友告訴我“只要不回頭就可以忘掉身後的一切”,我想說“可我是個戀舊的人啊”。結果,怎麼樣還是無法挽留! 所謂曾經,就是幸福! 二十歲了,開始學著做自己該做的事了,總把頭埋在回憶裡的我開始向前看了,兩年後我就真的該放掉對家的依賴了,那些屬於年幼時的幻想該打包封存了。 願一切,安好! 文章來源:草帽老師的BLOG |惹塵埃的BLOG | 傅光明的BLOG |黑色的元素占星館 | 科樂孚 植物塗料 健康環繞 |Liner的天空BLOG | 都市放牛的部落格 |侯鎮宇的BLOG | 杜平視野 |一路風景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家對社會來說就像一個細胞,但對一個人來講家就是全部。不論是窮是富,不論是官是民,不論國內國外,人生最最親切的莫過於家。人如此,其它生命也然。 說起家,我們老朱家更是有特殊的感情。老朱家大名鼎鼎的大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章,以及他的兒子明成祖朱棣先後在南京、北京建立兩座皇宮,據史料記載其中原因就是經高人指點,朱姓當皇帝要想千秋萬代、江山永固就必須多搭“豬窩”。這事信不信由你,可是朱家子子孫孫後來的確在這兩處“豬窩”裡一住就是三百多年。一直到現在,北京的紫禁城還是老朱家留下的皇家房地產,要論中國升值最大的地產非它莫屬。前不久,美國的白宮估價不足20億美元,這紫禁城現在的價格雖沒有人估算,但是給多少錢恐怕也沒有人敢賣、敢買,說它是無價之寶絕對不打別。 話說回來,家其實就是窩,家就是巢,家就是吃喝睡覺的大本營。說到底,家就是歸屬地。當然,地域的不同、家庭背景的不同、民族的不同、受教育的不同,每個人對家的思念、眷戀、依賴和認同感也不大相同。遠的不講,就現在社會條件下,南方人尤其男人們由於土地稀缺,剛長成人就要拋家離土到外面闖蕩,有的甚至終年在外遊蕩一生。北方的遊牧民族更是四處遷徙,居無定所。也有極少數人對家或者對家庭中的某某有切膚之痛,家就成了傷心地,成了不歸路。但是,中華民族受儒家教育根深蒂固的影響,絕大多數人對家的感受、對家的思念應該說是“英雄所見略同”,所以每縫節日,特別是每年春節就會出現幾億人大流動的壯觀場面。 “兒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這多句話含概了家的號召力和中國式的道德觀。女人、孩子和狗是一副以家為主場景的中國畫,是家的縮寫符號。那麼,男人都幹什麼去了?答案很簡單,要麼去種地了,要麼去工作了。其實,男人都是賤骨頭,在家想出去,出去了又想家。 說到想家,就不能不說自己平生第一次對家哪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糾結感覺。大該是十二、三歲那年,上中學了要離家駐校。其實學校離家也就五公里不到,由於中學課程多,還有夜自習課程,再加上當時大部分家庭還沒有自行車。公交和校車更是根本就沒有的事。所以,中學就必須駐校學習。說老實話,小時候的天真和對新生事物的渴望一點都不比現在的孩子們差,所以開始時對駐校打心眼裡激動和期盼。開學那天,扛著家裡準備好的鋪蓋卷,拿著少得不能再少的學習用品,滿臉透著高興就和同學們一起去中學報到。臨出門,媽說:在外邊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星期天放學回家換身乾淨衣服,都大孩子了別讓人笑話,髒衣服帶回家洗。吃過食堂飯的媽還特意傳授經驗“得罪炊事員吃飯少一勺,得罪司務長吃飯少一倆”。新生報到,白天一直都在忙著填表格建檔案,看教室,排座位,換飯票,搞衛生。然後是校長開大會,班主任開班會,選班長、選班委、選組長,選課代表。一整天都在忙碌。中午第一次吃了學生食堂的飯,大鍋飯和家裡的飯菜味道、那感覺完全不一樣,排隊買飯,群居生活,眼下的一切都是第一次。下午開完班會,開始到宿舍收拾床鋪。普通中學條件不好,住宿是大通鋪,一個班有兩三個男生宿舍,每個宿舍住十幾個人。一個人不到一米寬的地方,家裡帶來的褥子要折三折才能鋪下,不然就侵佔別人的地盤。一個宿舍只有個把同學認識,其它都是新面孔、陌生人。世界上最好溝通的當數孩子,半大的孩子拉東扯西,你幫我,我幫你,半天功夫就混成了熟人。吃罷晚飯,亢奮了一天的神經突然安靜下來,默生感頓時衝擊著稚嫩的心靈,想家的感覺剎那間被慢慢變暗的夜幕籠罩。一時間,所有的新鮮、興奮、激動、熱鬧全都見他媽鬼去了。抬頭看看其他同學,整個宿舍還像滾開的鍋,說笑聲,打鬧聲混成一片。一個人默默走出宿舍,站在白天吃飯座過的毛白楊樹底下那冰冷的石桌旁,糾心的感覺更加強烈。胸口處好像有幾隻手在不停的揉搓、壓迫、搖拽,五臟六腑好像在纏繞、在撕裂、在煎熬。雖然沒有疼痛,但是讓人癱軟、無力、混亂和難過。欲哭無淚,欲罷不能。夜色裡偶爾從身旁經過一個打水的男生或女生,更加勾起家裡樸素生活的思念。瞬間也閃了一下回家的念頭,走回去也就半個鐘頭。可是,回去幹什麼呢? 想家,想家裡什麼也說不清楚。第一次這麼想家,第一次經歷這種難過的滋味,沒有人述說,說也說不清楚。回到宿舍,蒙頭蓋腦鑽進自己第一次在家以外的被窩,久久不能入睡。睡著了就開始做夢,夢裡全是家裡的事,本家一個不討人喜歡的伯伯又發酒瘋和爺爺奶奶吵架,氣的爺爺把煙袋甩了,奶奶痛罵他酒瘋子遭報應“牢眼拉你”。又夢見我和哥哥在家睡覺又尿床了,媽凶巴巴地指著我們倆:“一會太陽出來頭頂著曬乾,十來歲了還尿床,沒人給你們拆洗被褥”。還夢見家裡來了親戚吃餃子,要等親戚吃好才輪到孩子們吃,餓的我跑到床上包著被子哭。日思夢想的家在夢境中卻是仇恨、是訓斥、是飢餓,難道是要奉勸我別太癡情,別太兒女長嗎?一陣吵鬧聲把我從夢中驚醒,趕緊伸手在身子下面摸了一把,還好沒有尿床。一覺醒來,昨天壞到極點的心情也隨著新一天的來到變好了很多。第一次刻骨銘心的相家就這樣成為永久的記憶。 這感覺,半輩子了僅此一次,刻骨銘心。上學,離別。人生的九九八十一難從這一天才算真正開始。 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又有了自己孩子。那年,孩子也長大了,孩子也要去外面讀書學習。從小學到初中,再到上高中,這孩子一天都沒有離開過家裡。可是,這次一去就幾千里,坐飛機還要幾個小時。我和他媽送到機場,辦理行李托運,辦理登機牌確任,洋話叫“切克in”。這些都辦好,到安全檢查口送行的人就不讓進了,只能揮手說一路平安,到了打電話發短信。他媽當著面就哭成淚人,提前說好了不要當著孩子哭等於白說。看著孩子不高大的身影和幼稚的舉動,想想今後要一個人在外面過日子,扭過臉,我那不爭氣的眼淚也成串成串滴落下來。當孩子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機場通道的轉彎處的時候,當媽的已經哭出了聲音。身後就是一家美國鬼子開的星巴克,要了兩瓶水,抓了一大把店裡的紙巾,找個位子座下來,也想不出來更好的安慰的話,乾脆就好好哭吧。我不知道孩子有沒有我當年的感覺,心裡想就是有也不會一樣吧! 孩子出門快一年了一直沒有回過家,他媽每週六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等著和孩子視頻,他們聊累了就換我。每次視頻,我都不願問及孩子有沒有想家的話題,因為那是我曾經刻骨銘心的痛。我也不願意在電腦上看見自己被攝像頭照得變形的臉,所以每一次我都是例行說完要說的話趕緊走人:好好學習,打工掙錢,注意身體,注意安全。 過去的三口之家,現在多半是三人三地。倆個人的時候,他媽和我說過最多的話就是你想不想孩子。可是,我關心的還是這孩子到底想家沒有!只是至今還沒有得到求證。 文章來源:e瘦 身心平衡,健康人生 |朱健國的BLOG | jane瑜伽 |方剛博士:性/別、婚戀 | 中國宇航出版社的部落格 |曾在天堂門口,可惜不捨... | 葉永烈的BLOG |洗唰唰 洗唰唰 | Cosmic Log |郭光東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30 Reads)
怎樣飼養珍珠鳥?   珍珠鳥可以成雙成對飼養,亦可成群飼養,既可供觀賞,以可供繁殖。用單籠飼養時可以養一對,用巢箱飼養時可以根據箱體大小,飼養成群或數對。一般家庭飼養箱籠以長約30厘米、寬25厘米、高35厘米,飼養一至數對即可。箱籠內上方的一個角落上要設置人工巢箱,人工巢箱約長9厘米、寬7厘米、高10厘米,箱底鋪約2厘米厚的棉花或巢草,出入口約直徑3厘米,出入口外有小台。也可用竹筒或葫蘆代替。   珍珠鳥年青母鳥可常年產蛋,但為了保證種群的健壯,6—8月要將雌雄鳥分開,停止產蛋。產蛋前,雌雄鳥頻頻交尾,約1周後開始產蛋。每個產蛋週期(即每巢)約5—6枚,如果管理得法,一對成鳥每年可產卵孵化5—6巢雛鳥。由於珍珠鳥是珍貴的玩賞鳥,一般不用珍珠鳥進行孵化,而用白腰文鳥作「保姆」,每對珍珠鳥需要6對白腰文鳥當「保姆」。   珍珠鳥日常飼養喂以帶殼小米,也可用稗子60%、小米30%、黍子10%混合供喂。以幼鳥期和繁殖期餵給蛋小米。並增加新鮮的青綠葉菜、水果供應,礦物飼料如墨魚骨、貝殼、砂礫等亦應酌加供應。   此鳥不甚喜歡水浴,但除育雛期外,也應備缸供應適量的浴水。珍珠鳥畏寒,冬季要加強保暖措施,室溫宜保持在10攝氏度左右。 金山珍珠學名叫斑胸草雀,別名也叫錦花鳥、錦華鳥、珍珠鳥、小珍珠、錦花雀等。金山珍珠鳥屬雀形目梅花鳥科,原產澳洲東部和印尼東部熱帶森林中。我國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由澳大利亞引進,現已繁殖培育出駝色、白色、花色等多個品種。金山珍珠羽毛鮮艷,體態妖小玲瓏,動作活潑輕巧,非常可愛,現在正成為世界許多國家飼養的信鴿。   金山珍珠體長約10厘米,頭部灰色,嘴基及眼下方有黑紋,兩條黑紋中間呈白色,頰後有紅黑色塊斑,喉至上胸白色而有波狀黑紋,到胸中呈黑色帶.上體暗褐色,腹部黃白色,腹側紅褐色並有珍珠狀的白色斑點,嘴紅色,腳淡紅色,尾黑色,尾上覆羽白色且具黑色橫紋.雌鳥頰後無紅褐色塊斑,胸部無波狀紋,人工飼養的金山珍珠已經培育出白色和駝色的品種, 在中國的北京、江蘇、天津、上海、廣州、青島、濟南、廈門等省市廣泛飼養。金山珍珠鳥原體羽灰色、散綴許多小白斑點,形似「珍珠」而得名,而且據說澳大利亞的悉尼先前傳說富有金礦而被稱為「金山」,正如美國的聖弗蘭西斯科因先前富有金礦而被稱為「舊金山」一樣,由此,珍珠鳥也就因地域而形成了一個「金山珍珠鳥」的鄉土化的俗名。   飼養金山珍珠可用各種小型竹籠或金屬籠,為了繁殖可成對地飼養在箱形籠中,箱籠大小為50厘米×40厘米×40厘米,也可用金絲雀的繁殖籠.人工巢宜為暗巢,一般用巢箱、殼狀草巢或葫蘆巢(直徑4厘米)。巢箱為14厘米×9厘米×9厘米,在9厘米的一半處設一隔板,將巢分成兩室.金山珍珠的飼料以小米、黍子、稗子為主,家庭飼養日常可用小米或谷子60%,稗子40%,混合餵給,發情期喂雞蛋米、沙粒、牡蠣粉、青綠飼料應酌情餵給,餵養幼鳥的方法,粉料每天喂5-6次,每次隔2-3小時。餵食時,把食餌放在竹片上,一口一口地送進雛鳥口裡.初喂時雛鳥不肯張嘴,可用手把鳥嘴掰開,幾天以後就能習慣.日常管理比較簡單,除保證食、水充足和用具衛生外,每週清掃1次籠底的沙土和糞便.在北方需在室內過冬,室溫最好在10-15℃。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2 Reads)
女子拳擊運動起始於本世紀80年代初期。女子拳擊到目前還不是奧運會競賽項目,也沒有很多的人讚成和支持它走向職業化道路。但是,女子拳擊收受報酬進行比賽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由於有了美國和國際拳擊組織作為後盾,女子拳擊的廣泛開展將成為不可避免的趨勢。女子拳擊運動是一項新興的運動,因此幾乎沒有什麼統計資料和數字,可以用來估計和預測女子拳擊的發展。據美國拳擊協會的資料顯示,1996年6月時註冊的女拳手有340名,到了1997年5月,這個數字翻了一倍,達到了763名。美國是第一個成立女子拳擊俱樂部的國家,他們在1978年夏季就成立了女子拳擊俱樂部。   在美國的女子拳擊運動推動下,世界上的許多國家,如英國、法國、德國、荷蘭等國的女子也相繼加人到拳擊運動的行列中,女子拳擊運動很快就風靡西歐、北歐、南北美洲和亞洲大陸。世界女子拳擊運動的迅速發展,表明了女性思想的解放和對女子拳擊競技有了深刻的理解,也表明婦女的自我意識在增強。   女子從事拳擊運動有很多好處,通過拳擊練習,可以把孱弱纖細的女子鍛煉成勇於面對生活的強者,使她們有足夠的信心和勇氣去迎接來自人生各方面的挑戰。女子拳擊在規則上同男子拳擊有很大區別,對女子來講,保護胸部是十分必要的,所以,比賽和訓練都帶有護胸。女子拳擊每回合兩分鐘,雖說目前女子拳擊的技術水平明顯低於男子,但正處於迅速發展和提高階段。實踐證明,女子拳擊訓練對女子的身體素質有著良好的促進作用,也是保持女子健美體型的最佳方法之一。   女子拳擊運動的迅速發展,引起了國際拳擊界的充分關注,1994年11月24日在北京舉行的國際業餘拳擊協會代表大會上,代表們一致通過了自1996年起,女子拳擊將列人正式比賽項目的決議。從此,一直被視為禁區的女子拳擊運動終於得到拳協的認可,女子拳擊被正式承認為合理合法的體育項目,使女子拳擊堂堂正正地進人到拳擊比賽中。   由於與男子拳擊有一定的區別,所以在女子拳擊的訓練和比賽中,存在著許多有待於深人研究和反覆實踐的運動規律。這需要拳擊愛好者,特別是女子拳擊愛好者、教練員進行艱辛的努力,從而推動女子拳擊運動進一步開展。

| 25th Feb 2012 | 一般 | (3 Reads)
靜拳道學術體系新理念知識就從根本上否定衝擊、慣性、扭腰轉體及腳蹬地反作用力不投入運用之外,從而能夠自由運用自然力搏擊的一門系統新學問體現。 在今日搏擊時呼吸不失自然常態可以是罕逢對手,但是站在中國武術本質知識系統整體全貌上,搏擊運動工作及勞動過速之時呼吸不失自然,則是全世界人都要抵達的一個健身修煉境界。 站在靜拳道新理念知識倡導人目前境界的觀點:習拳一途首先抵達搏擊時呼吸不失自然,才能夠對中國武術全貌本質知識擁有初步正確的瞭解。因此我曾經建議自己的學生只有自己首先抵達至搏擊時呼吸不失自然的境界,才可以教人育人從而不會扭曲誤導人。 習拳一途:必須是身心兩知。什麼是明理,明理就是心知,心知之後才能夠身知,習拳一途,心知稱為明理,身知稱為體會,體會也可以稱為身知。一個連中華武術本質理念拳理都說不明白的人如何能夠育人或教人。 靜拳道學術體系新理念知識的學習和技術訓練都是抽過象,全本質化學習訓練自然力求得方向昇華的一個全真全新系統具體及完整的境界求索理念。 每一位入門訓練者第一步,就是「調形」,什麼是「調形」,「調形」就是首先把你調到不能夠運用衝擊慣性、扭腰轉體、腳蹬地反作用力之外,另一個能夠從無力中而能夠自然力自由搏擊境界昇華深入訓練求索的方向中來。什麼是靜拳道新理念學術體系技術訓練境界昇華的「調形」,調形就是把你調在一個也用不上衝擊慣性,也扭不上體,也轉不上腰、腳蹬地反作用力也運用不上的一個無力中求索能夠搏擊的獨特訓練技術理念指導深求方向中來。 中華武術已經在黑暗非本質現象力學機械論扭曲概念運用及套用中誤導了成千上萬習者了。中國的過去求白了少年頭的不知武之原義真實內容及術之作用和「道」,難道還少嗎?

Next